7月中国汽车经销商库存预警指数为53.9% 环比降5.3个百分点

来源:千发生活网   编辑:曹永超   浏览:93646 次   发布时间:2019-02-24 11:30:54   打印本文

无名通过询问路人知道青峰商行在哪儿,总共也就是那么大的地方,无名很轻松的就找到了青峰商行。赏金协会长克里斯多夫,这才起身,道“是,两位,我这就遵命!”而此刀法每一层的提升,不过就是层级之间的提高,每三层的提升,才真正是一次大境界上的巨大飞跃。

商行门口有侍者看到无名过来便上前问道:“请问,您是接了我们商行护送任务的一元宗的高徒么?”百夫长,一七轮,一见面,都还没有照面,还没跨入镇长驻地建筑正堂的门槛,就喊道“啊呀呀,我的顶头上司,明大人啊,属下今天来是有天大的好事要告诉你啊!”

2013年教师节前夕孙伟院士接受采访(丛婕/摄)

  人民网北京2月22日电(李依环)据东南大学消息,国际著名土木工程材料专家和教育家、全国师德标兵、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教授孙伟先生,今日上午在南京逝世,享年84岁。

  孙伟院士1935年11月20日出生于山东胶州,1954年考入南京工学院(今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1958年本科毕业并留校任教,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0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曾任中国建筑材料科技教育委员会委员、中国水泥制品工业协会理事等职务,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出版专著5部,编写国家和省部级规程6部。获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发明奖等10余项,其中牵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和发明奖3项。

  孙伟院士一生追求科学真理、锐意进取、开拓创新,是一位建树卓越的土木工程材料专家。她在国际上较早提出了纤维增强间距理论、荷载与环境耦合作用下混凝土耐久性试验体系,并建立了多因素作用下的混凝土耐久性理论及寿命预测方法,指导了数十项国家重大工程混凝土材料的应用,为我国土木工程材料科学技术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

  一生专注一件事 系中国混凝土领域的“引路人”

  2008年,孙伟院士主持第一届水泥基材料微结构-耐久性国际会议,此次会议由东南大学和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联合发起主办,孙伟院士担任主席。

  “我在研究混凝土中度过了一生中的黄金时间,觉得非常快乐!”孙伟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在混凝土领域,孙伟院士是公认的领军人物。她带领团队,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实现了传统混凝土在力学性能上的飞跃。

  1958年,刚刚毕业从事土木工程材料和纤维增强水泥基复合材料的教学和研究工作的她,为了尽快透彻把握研究内容,常常跑到南京大学去听化学课,以弥补自己的知识漏洞。凭着自己做学问的敏锐与勤勉,孙伟很快就在混凝土领域崭露头角。

  在美国塞拉克斯大学公派访问期间,孙伟院士曾被团队负责人邀请留在美国从事科研,却被她坚定回绝,“对不起,我要尽快回到中国,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1985年秋,孙伟回到母校,开始了以混凝土的结构与性能探索为核心的全新研究。

  据悉,在20世纪90年代,传统的混凝土常因造价高、耐久力差、寿命短等无法满足国家重大工程的需要。为了增强混凝土的韧性、抗冲击性与耐久性,需要向混凝土中添加“钢纤维”元素,但那时我国还并没有专门的生产厂家。鉴于此,孙伟先生买来油丝绳,一段一段亲手切割,从中一点点剥离出宝贵的钢纤维。不分白天黑夜,她日复一日“泡”在尘土和噪音混杂的实验室里,摆弄着上千斤的钢结构混凝土模型,全神贯注处理实验数据。超强性与超韧性,这两种性能在混凝土领域最难兼得,而她最终找到了混凝土材料超强与超韧之间的“完美平衡点”。

  在技术理论运用于实际工程研究中,每做一个工程,孙伟都要亲自到现场勘察多次,检验施工结果是否和自己预想的效果一样。从油丝绳到超高性能混凝土,从理论走向实践,孙伟院士在混凝土研究之路上步履不停地走了一万多个日日夜夜。

  “我的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用混凝土更好地“诠释”建筑之生命。这件看似枯燥的事,我琢磨了一辈子,可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因为我始终信仰:万物始于‘一’。平凡的‘一’是一切伟大事业的起点。寻常的‘一’是逐梦途中必须坚守的初心。只有从‘一’开始,不忘初心,我们才能走向‘无穷大’的未来。”孙伟先生曾如是说。

  教书育人60余载 培养了150多位研究生

2012年孙伟院士和部分学生在课题组实验室合影。

  孙伟院士将毕生精力奉献于我国土木工程材料教育和科技事业,教书育人60余载,她始终践行党的教育方针。她学识渊博、为人谦逊、勤恳踏实,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土木工程材料教育家,深受学生的爱戴。她培养了博士和硕士150余人,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科技人才,包括院士、长江学者、杰青等。

  孙伟院士用不平凡的一生实践了崇高的理想,她爱国敬业、为人师表、仁爱宽厚、坚韧执着,长期忘我工作,生病期间仍关心学校发展和学科建设,耄耋之年仍坚守于科研教学一线。

  她曾深情寄语青年一辈,“年轻的你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伟大时代,这样的时代给了青年人更多的信任、更大的舞台。希望你们勇敢肩负起时代的使命,用‘一’生执‘一’念,用奋斗成就人生,书写属于青年一代的生命精彩!”

  “中国有句俗语:女人是水,男人是钢。但是孙老师却告诉我们,如果女人研究混凝土,她就可以像钢一样坚强。事实上,孙老师就像她一辈子所研究的钢纤维增强钢筋混凝土一样,刚强又坚韧,是我们永远的楷模。”2008年,在孙伟院士执教50年庆祝大会上,她所带的第一位博士研究生、东南大学教授张亚梅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时说。

孙伟院士和学生在办公室讨论学术问题。

  获知孙伟院士今日逝世,业界专家隋同波教授写作《长相忆?深切怀念孙伟老师》一诗缅怀先生,“九州蓝图记伟名,六朝桃李砼心晶。此别天地长相忆,亦师亦母亦乡情。”

  “孙老师是一位慈母,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们的生活,谆谆教导我们做人,是一位楷模型的导师。她做学问,精益求精;攻难题,不畏艰辛;遇挫折,坚韧不拔。”孙伟院士的学生、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刘加平回忆道。

  作为孙伟院士的同事和学生,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教授缪昌文缅怀先生时说,“孙伟院士是混凝土材料领域的一代宗师、杰出的材料科学家。孙老师留给我们的最大财富是高尚的人格修养和严谨求实的科研作风。”

  (文章素材和图片由东南大学提供)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无名在不断流逝的时间中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状态,终于到了核心弟子大比的这一天了。接下来的一刻,石暴用一根细木棍拨开了豪猪的腹腔,见它内部的豪猪肉已成熟透状态,并且黑松露也是吸饱了水分,显得更加饱满汁多了。

  《流浪地球》的故事,就发生在50年后的未来,时间线与现实接轨,没有特别强的距离感、陌生感。电影中的很多未来场景,以当前的技术储备,并非遥不可及。

  科幻文学的创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现实生活中科学技术的进步。片中出现了大量细节考究、贴近于现实的设施、装备。领航员空间站、行星发动机、地下城、运载车……这些电影中的“神器”充满想象力和希望;但并非完全架空,大都可以从中国企业的“家底”里找到“影子”。

  领航员空间站 VS 天宫空间站

  电影:领航员空间站

  在电影中,领航员空间站承担了全球通信、信息存储、开辟道路等各项使命,成为地球上全人类的中枢平台和未来希望。

  现实:“天宫”空间站

  在现实中,由航天科技主导研发制造的中国“天宫”空间站,建成后将成为我国长期在轨稳定运行的国家太空实验室,国际科技合作交流的重要平台。

  从尺寸上看,虽然没有领航者那么大,但是“五脏俱全”DD

  中国空间站额定乘员3人,乘组轮换时最多可达6人。

  基本构型包括核心舱、实验舱I和实验舱II,每个舱段规模20吨级。

  核心舱包括节点舱、生活控制舱(分为大柱段和小柱段)和资源舱三部分,有3个对接口和2个停泊口。

  对接口用于载人飞船、货运飞船及其他飞行器访问空间站,停泊口用于两个实验舱与核心舱组装形成空间站组合体,另有一个出舱口供航天员出舱活动。

  核心舱轴向长度16.6米,大柱段直径4.2米,小柱段直径2.8米,主要用于空间站的统一控制和管理,以及航天员生活,具备长期自主飞行能力,能够支持航天员长期驻留,支持开展航天医学和空间科学实验。

  从功能上看,中国空间站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和时代特征DD

  可舱外活动。采用转位机构和机械臂结合,进行舱段转移、对接,在航天员和机械臂协同下,可以完成复杂舱外建造和操作活动。

  可扩展空间。建造规模适度,预留了舱段和舱外载荷平台扩展能力,最大可扩展3个舱段。

  可进行观测。设计新型平台装载大型光学设施,开展巡天和对地观测。

  可进行补给。与空间站共轨飞行,必要时可停靠空间站进行维护和补给,开辟了分布式空间站体系架构的创新模式。

  可科学研究。规划了密封舱内的科学实验柜、舱外暴露实验平台等,支持在轨实施空间科学、空间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微重力基础物理、空间材料科学等众多领域的科学研究和应用项目。

  值得关注的是,助力“地球”开启流浪之旅的火箭,不是什么“未来货”,而是现实中存在的DD中国航天科工快舟火箭。《流浪地球》片名出现在快舟火箭基础级、末级包装箱上以及整流罩上。

  行星发动机 VS 核聚变“人造太阳”计划

  电影:行星发动机

  影片中,人类为了推动地球离开太阳系,建造了1万多座行星发动机,高达11000多米,每台可产生150亿吨的推力,但所用的燃料只是石头,其原理是“重核聚变”,简单来说,即是将石头中所包含的元素进行核聚变反应。

  在科幻世界中,核能是人类驰骋宇宙、穿越黑洞、空间跳跃等等高难度动作能源领域绝对的主力。20世纪人类最重大的发现之一DD核反应可控核聚变被认为是有可能解决人类能源问题的“圣杯”。

  现实:核聚变“人造太阳”计划

  我国早在1983年便提出了“热中子反应堆DD快中子增殖堆DD受控核聚变堆”的核能三步走发展战略。在聚变堆阶段,位于中核集团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的中国环流器二号A(HLD2A)装置正在承担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计划相关的前沿物理问题与关键技术的科研任务,并实现了多个突破。

正在建设中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ITER)场址

中国环流器二号A(HLD2A)

  在西物院聚变所实验大厅,便能看到一个呈橘红色、椭圆形、放射状的庞大实验装置,这就是中国的“人造太阳”装置DD“中国环流器二号A”。科学家计划用磁场把一团高温(上亿度)高压的等离子体“火球”悬浮起来,跟周边的任何材料不接触,这时就可以对等离子体加热、控制,以实现受控聚变反应而释放能量。这与太阳发光发热的原理相似,因此人们将这类装置称为“人造太阳”。

  国际上通过合作和技术共享,共同进行核聚变研究。2006年,中国作为七方之一参与ITER计划,而中核集团西物院是中国加入ITER的重要技术支撑单位。十多年来,中国在受控核聚变方面开展了全面而深入的研究,核聚变科学和工程成果显著。在人类追逐“人造太阳”的路上,中国正从“追赶者”、“并跑者”,成长为具备强大国际输出能力的“领跑者”。

  地下城 VS

  “地壳一号”万米钻探机+

  全球最大“地下城”武汉光谷

  电影:地下城

  没有了太阳光照,流浪地球的气温急剧下降,人类只能依靠地球本身的热量。地核温度高达6000℃,地下拥有丰富的地热资源。因此,人类转入地下5000米的地下城。

  现实:“地壳一号”万米钻探机

  目前,由航天科工下属宏达集团和吉林大学共同研发制造的我国“地壳一号”万米钻探机已经挖到了地下8000米左右的深度。建造地下城,深度已经不成问题。

  2018年7月,“地壳一号”正式宣布完成“首秀”:完钻井深7018米,创造了亚洲国家大陆科学钻井新纪录,标志着我国成为继俄罗斯和德国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拥有实施万米大陆钻探计划专用装备和相关技术的国家。

  “地壳一号”万米大陆科学钻探钻机组装后约20层楼高,整个组件占地1万多平方米,钻进能力可达到1万米。科研团队自主研发、改进了该钻的高转速全液压顶驱系统、高精度自动送钻系统和起下钻自动排管系统等一系列关键技术,并采用国内领先的数控变频电动钻机技术(DBS),使其钻探能力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目前,“地壳一号”日钻进速度最快可达到265米,最快机械钻速可达到每小时28.8米。

  现实:全球最大“地下城”

  在地下,就可以满足生活的一切需求?不用等科幻,不用等未来,目前已经有了。

  由中国建筑承建的武汉光谷中心城正在建设3层的地下空间,空间之间互相连通,总建筑面积51.6万平方米,相当于72个足球场,建成后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单个地下空间项目。

  最下层:地铁轨道、地下停车、市政管廊安排有序,该区域将有地铁11号线、19号线等线路经过,地下空间设有4个地铁站;

  中间层:公共通廊配合商业体,让人们在不受风吹日晒的状态下惬意步行;

  最上层:公共绿地、广场和道路连为一体。

  地下空间建成后将形成交通、购物、办公、娱乐、文化等设施齐全的地下城市,居住人口达40万。地下城包括下沉式广场,种植有花木,设置有喷泉等设施。4条地铁、地下走廊、2000个停车位、长23.5公里的综合管廊……市民不出地下空间,也能享受舒适生活。

  运载车 VS 巨型卡车

  电影:运载车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成为了全网金句。伴随着这句警示语,《流浪地球》中的重型运载车成为出镜率非常高的道具了。已经踏上“流浪”旅途的地球,地表已经达到了-87℃。在这样的极端条件下,运载车依旧能够跨越山川完成各种任务。

现实:巨型自卸卡车

  这是国家能源集团矿场使用的国产SF33900电动轮自卸卡车。卡车长13.645米、宽8.364米、高7.100米,平均年运行时间5702.38小时,空车重量166吨,额定载重量220吨,柴油箱容积3520L,最高车速64.5km/h。

  此外,还有一种又大又快的卡车,长得非常像电影中的运载车……大家看看就好

  救援队机甲 VS 外骨骼机器人

  电影:救援队机甲

  电影中的救援队员,穿戴了非常先进的机甲,不仅可搭载通信器材、武器等多种装备,而且“力大无穷”。

  但是,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演员不仅无法从机甲“借力”,还要以肉身扛起这身重量达60公斤的道具。

  现实:外骨骼机器人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电影中的这套外骨骼系统,可以发挥极大的作战价值。现代战争中,士兵需要承载的重量在逐步上升,但是人类的体力是有极限的;火力的密度也会越来越大,缺乏保护的士兵生存性越来越脆弱。因此,为未来的军队装备单兵外骨骼系统,就成了各国都在研究的方案。

  上图中的这款穿戴式外骨骼助力机器人,是由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西北机电工程研究所研制的一种高端智能机器人装备。

  系统兼具负重携行、托举搬运两种工作方式,可完成50kg负重行走、上下台阶、上下斜坡,以及45kg托举搬运等功能,可在1分钟内完成工作方式转换,以4km/h速度可在平地连续行走10km。行走、站立、转体、上下楼梯、上下斜坡……都可以实现!

而且,这套机器人折叠后可装箱运输,实乃行军作战、居家旅行的常备佳品!

  当然,《流浪地球》里的“现实梗”

  还有很多,欢迎补充!

  国运兴,则文运兴。

  顶尖的中国科幻,

  背后是顶尖的中国科技,

  以及顶尖的中国企业。

  掌声送给中国企业科技工作者们!

无名沉默不语。杨立倒吸一口冷气,暗想,眼前这哪里是什么神丝草啊!分明就是索魂草,先是布下引诱陷阱,然后等待猎物靠近,利用猎物薄弱的神识意识,将靠近的人畜一网打尽。杨立脚步缓下来之后,脑中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块陌生丛林之地。

本文链接:http://a1lockdoc.com/2019-01-25/39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