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今年实现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育全覆盖

来源:千发生活网   编辑:蒋宇鑫   浏览:86235 次   发布时间:2019-02-19 16:59:50   打印本文

一时之间,有人欢天喜地,有人懊悔不已,有人愤愤不平,有人惶惶不安……所谓吮露法,乃是修者凭空从虚空里得到水滴的方法,在凡俗间,往往运用此低阶手法,收到众人的连声惊叹。不过这样的手法虽然低阶,有时候却有无穷妙用。修士修炼基本上都是用随石,品质更高的为随液,几乎不容易碰到,因为这是极为精纯的随气沉淀后凝练而成。再往上就是随晶了,这种东西十分稀少,不知道经过多久由随气或者随液精华凝固而成。

在一息的时间过后,空中传来一声沉闷的爆响,九重天的躯体以中间为界限,被盘龙神鞭狠狠地绞成了两段。九重天身躯内的大量鲜血喷发而出,染红了草地,空气当中的血腥味顿时陡然增加。洞悉镜就是这样,闪动着光洁的古铜面。

  对河村十五年民间禁毒路

  图为2月13日,思阳镇华加村对河禁毒协会会长、民警、社区戒毒专干约谈在册吸毒人员李某。许玉荣 摄

  □ 本报记者  马艳

  □ 本报通讯员 王微 李宁东

  如今的广西上思县对河村显得分外安宁,少人出入。

  村口的七八株粗壮的柠檬树下,一排禁毒宣传专栏尤其醒目。“毒品一日不绝,禁毒一刻不止”“上思县禁毒人民战争成果展”“我国刑法关于毒品犯罪法律条文”,配以文图,赫然在目。围墙上,“手拉手远离毒品,心连心造福社会”等红字标语及彩色漫画,高过人头,十分醒目。它们就像无声的警钟,时刻在告诫村里的每一个人,不要忘记那一段毒品成灾的日子,要珍惜今天安康富足的幸福生活。

  “粉仔”吸毒一度猖獗

  对河村是上思县思阳镇华加村的一个自然村,300户1330多人,与县城仅一河之隔。

  15年前,也就是2004年,对河村吸毒的未成年人和青年人,在册登记的就超过30人。每天出入对河村的外地“粉仔”,最多时有30多人。吸毒和毒品零包“生意”一度猖獗。

  今年43岁村民阿见(化名)说,那时的白粉都是海洛因。阿见也沾过毒,差点上瘾。所幸父母把他赶去福建打工,堂堂正正成为一家公司老总的助手,并成家立业。阿见的哥哥也吸过毒,也被父母赶出村子,去了外省。他哥哥经多年不懈努力,终于成功戒毒,现也成家立业。

  “我哥45岁的人了,小孩还没上幼儿园呢,但总算挽回了正常人生。”阿见说。

  今年43岁的黄闪东是村里的能人,他经营酒店、建筑、休闲观光农业等多种产业。黄闪东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2004年,村里毒灾最甚。村头村尾,代销店旁,竹丛旁,荔枝树下,常常看到“粉仔”公开吸毒。

  那些年村里的治安很差,不说家禽,就是农具也不敢放在屋外,犁头都有人偷,因为铁可以卖点钱。对河村成为远近“闻名”的吸毒村。有不少订了婚的女青年,因为未婚夫是对河村人而悔婚退婚。

  禁毒人民战争打响

  毒品、“粉仔”为村里人所深恶痛绝。2006年,在当地党委、政府和公安机关的多方协调和支持下,华加村的村干部,在外工作或退休回村的干部、教师组织协商成立禁毒协会,报县政府备案并制定了《禁毒公约》,成立领导小组,组织村民共同参与禁毒斗争,成为全广西第一个民间禁毒协会。第一任会长是现任的村党支部书记陆山,禁毒协会同时成立义务巡防队。

  陆山说,当时对河村拉起横幅,举行禁毒誓师大会,全村男女老少都签名、宣誓。

  对河村与县城连着一座100米长、两米多宽的木桥,是村里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巡防队一天24小时轮班。只要看到面生的,举止、面色疑似“粉仔”的,就电话报告派出所。

  今年47岁的村民老廖,15年前就主动报名参加对河护村巡逻队,白天摆摊卖猪肉,晚上值班站岗,没有一分钱补助却依旧坚持义务禁毒许多年,经他手抓住并扭送公安机关的涉毒分子就有20多人。他曾因为值守巡逻,险些被吸贩毒分子下毒手。

  有一年,吸贩毒分子恶意报复,深夜里,将木桥淋上汽油,点火烧桥,所幸派出所民警与巡逻队员们及时扑救,没有造成损失。面对这些恶意报复,对河村人没有退缩,反而展现出更强的全民禁毒的决心与毅力。

  当年在思阳镇派出所当民警、现任上思县禁毒办副主任的刘怀德说:“群众真的恨透了毒品和‘粉仔’。他们自发动员起来护村,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下,真正打响了一场禁毒人民战争。”

  合力禁毒成就首富村

  15年间,禁毒协会会员与村民坚持守候在村口桥头,围堵、规劝、扭送吸、贩毒者;每年“五四青年节”“6?26国际禁毒日”等重大节日举办禁毒文艺晚会、比赛、聚餐;会员上门与家属共同做吸毒成瘾人员的思想工作、解决低保或就业问题;协助禁毒办开展各种宣传活动。

  为了进一步巩固禁毒成果,在上思县公安机关和对河屯禁毒协会的争取下,上思县政府先后投入建设资金50多万元,扶持对河屯禁毒协会的建设,还扶持创建了对河屯禁毒协会禁毒预防教育示范基地,主要开展对禁毒协会骨干的业务培训工作,同时基地培训村民达1600多人,并惠及附近的明江小学和周边村民。

  从2007年开始,作为村禁毒活动的总协调,黄闪东发起了一年一度的禁毒大会。这是一场集餐会、禁毒法治宣传、互动交流、文娱活动的大会,县委政法委、县禁毒委、县公安局有关领导和乡镇领导、村干部年年到会。参加大会的村民根据自愿原则,每人交20元餐费,餐费大头由村里的大小老板出资赞助。大会每年5月18日举办,最多时聚餐要开近50桌,近500人参加。

  村民合力禁毒后,对河村村容村貌大变样。全村260多户干了个体户,有做猪肉生意的,有做建筑的,有做工程施工的……因为土质得天独厚,对河村的萝卜干、糯玉米远近闻名。对河村几乎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楼房,小轿车有约60辆,另有农用车、卡车40多辆,施工勾机10多台,现在,对河村成为上思县最富裕的一个自然村。

夜晚的森林太过于安静,原本存在的风声,蝉声都彷佛已销声匿迹,只有在空荡荡的带有血腥味的空气中不时扩散着几声鸟的呜咽声,似乎是生命最后的挣扎,似乎也是临死前的求救。乌云将月亮遮住,在进行最后的酝酿,整片大地被笼罩在黑暗之中,树林原有的张牙舞爪也浸泡在一片死光之中,显得那么颓然无力。夜空中,一丝光射穿了树上密布的枯枝败叶,映在了一只鸟的瞳孔中,而后,乌云慢慢的开始退出天空,一点一点的将月亮呈现,揪着人们的心。那月亮是红色的,泛着鲜血的红色。想一想这几日,杨立,这个雷姓道友的传承人,原以为在自己的屁护之下,可以顺利进阶,顺利成为这块土地新的主人,可不曾想却发生了这么多咄咄怪事,一时之间让个老树人也不能够接受。

  “真好耍!”今日,《熊出没?原始时代》再曝湖南话版预告片,熊强组合说着“自行车好耍不”、“熊胆都被你吓破了”等一系列台词,带着浓浓湘味儿的语调自带喜感,看过电影的观众评价,“湖南话版的《熊出没》让人倍感亲切又逗趣,很多桥段因为独特的方言而更添欢乐,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看得很开心”。

  “哦改咯”“撮把子”“拐常哒”“细妹子”等惯常用语出现在湖南话版《熊出没?原始时代》里,引来放映厅内一阵阵笑声。方言体现出的地域特色,让大屏幕中的故事更接地气,观众更容易产生共鸣。看过电影的湖南观众表示,“湖南话版听着亲切,仔细分辨,听出了长沙话、常德话、湘乡话、湘西话,很有意思”。也有观众表示,“平常在电视节目中,常听到湖南话,觉得很有趣,现在用在《熊出没》里,更觉得逗乐,梗太多了,乐到停不下来”。

  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于2019年2月13日(大年初九),正式上映四川、河南、陕西、湖南、粤语五大方言版本,欢乐再升级,引发线上线下各地观众热议,#熊出没方言版炸了#话题更是登上热搜,众多网友发微博表达对方言版的喜爱,“方言版《熊出没?原始时代》不仅让电影更有趣,也是对方言文化的有利推广,提醒我们注意到乡音也有自己的文化魅力”。五大方言版本的助力,加上春节档位居前列的品质和最低的平均票价,让《熊出没?原始时代》的票房一路坚挺。今日是元宵节,更有观众表示,“要去电影院看方言版,听着乡音过个节”。

  目前,《熊出没?原始时代》已经热映15天,在春节档过后依然“耐力”十足,势头稳健,累计票房和上座率一直保持在前列。截至2019年2月18日,累计票房已达6.54亿,已打破《熊出没》系列大电影的最高票房纪录,再创佳绩,元宵节有望再达到一个票房小高潮;同时,该系列电影累计总票房已突破25亿大关。

  “熊强闹新春,福气拱拱来”,《熊出没?原始时代》由华强方特(深圳)动漫有限公司、乐创影业(天津)有限公司、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深圳华强方特影业有限公司、北京耳朵听听技术有限公司、大地时代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浙江横店影业有限公司、北京金逸嘉逸电影发行有限公司等联合出品,普通话、四川话、河南话、陕西话、湖南话、广东话六大版本正在全国热映中。

主仆绯牡丹急忙起身,一声领命,道“奴婢,遵命。”言落和那些丛仆人快速大步离开妖皇大殿,转身消失离去。能不能逃过这一劫数,就靠影魔这微末伎俩,杨立心里怎能有底?!杨立好不容易把自己那颗蹦跳的心安抚下来,趴在原地继续等待了一会儿,发觉周围再没有其它危险存在了,这才猫着腰,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到极致,跟随者黑袍女子,悄然来到了星斑草旁边。

本文链接:http://a1lockdoc.com/2019-01-29/61977.html